2024-03-03

速泰春 | 老门西文化初探

文 | 速泰春图 | 苏南这两年,关注“老门西”的人越来越多。“老门西”有怎样的文化?她有怎样的特点?怎样的内涵?怎样的根基?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探讨,可以各抒己见。下面谈谈我的看法,望诸位指正。明清古民居雕花楼/苏南 摄“老门西”的历史风貌可以用两句话概括一下“老门西”的历史风貌:丰富多彩,深厚繁复。“老门西”在南京是个独特的存在。她是地理概念,也是历史概念,更是文化概念。“老门西”,曾经的诗情画意之地。一座凤凰台,一片杏花村,一座瓦官寺,勾勒出她的婀娜风姿;钓鱼台、柳叶街、胭脂巷……画出她的...

这才是“老门西”。与今天热闹的“老门东”有所不同的是,她静静地偏安一隅,认真而实在地存活。“老门西”的发展史,暗合着南京城市的发展,她以自已的生命历程,从一个侧面,勾画出一座城市的变迁史,一部城市文化、城市文明的演进史。“老门西”究竟有什么样的文化?这样的文化有怎样的价值?这样的文化是否值得我们进一步深入探索?让我们一...
查看更多+
世界的背后有一个掌管所有的造物主,祂依照同一的规律创造所有,让万有都具有祂的形象和样式。草木荣枯,四季更替,也如同人生命的成长和逝去。睹物思情,更何况现象背后的物理,看似逻辑缜密、顺理成章,却有说不出的人生叹息。艺术此刻是什么?就是圣灵在我们心中的一声叹息。好的艺术,让我们忘记艺术,忘记技术,忘记思考,忘记逻辑,只余一...
查看更多+
2024-03-01

生命是一场化学反应——张梅春的艺术实验室

文/郝青松《生命之书》系列(局部),化学艺术装置,2022生命是一场化学反应,世界是一个物理定律。化学和物理原本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在现代学科分类中与艺术有着天然的界限,有着严格的理性和感性区隔。但在当代艺术的跨学科时代,杜尚“现成品的观念形态”给艺术以极大的自由空间。任何非艺术都可以在观念转向中成为艺术,并且以匪夷所思的材料和形式惊艳以往的艺术历史。但还是令人惊讶!张梅春竟然把化学实验和物理现象当作艺术。她又竟然在化学实验的过程和物理现象中看到艺术。当科学的目的还虚无缥缈在未知的远方时,艺术已...

2024-03-01

陈崇光,晚晴扬州画派日渐式微的最后一缕光芒

文/广陵人清中叶18世纪,以“扬州八怪”为代表的扬州画派的崛起,为当时萎靡陈腐的画坛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息,并对后世的中国画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清晚期,陈崇光、吴让之的出现,就日渐式微的扬州画派而言,不啻于最后一缕耀眼的光芒,但由于盐运改道带来的扬州地方经济衰败致使这一画派在其发源地却日显颓势。在这强弩之末,扬州画派出现的最后几位执牛耳者,最终还是融入了海上画派。从历史的角度审视,能在形式技巧以及审美境界上基于传统而又突破樊篱,对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新经验与新风格的画家及其作品,必然能在美术史上占有...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能在形式技巧以及审美境界上基于传统而又突破樊篱,对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新经验与新风格的画家及其作品,必然能在美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陈崇光这位才情斐然而际遇不佳的画家,列入以革新绘画为风尚的海上名家是当之无愧的。
查看更多+
本期聚焦“新时代水彩画的传承与发展”,特邀请中国当代水彩艺术的实践者和理论研究者尚辉、陈坚、应金飞、李晓林、杨大伟、雷勇斌探讨新时代水彩画在发展传承过程中,如何在技法上深研、在观念上革新,如何在学术上进行理论建构、在时代特征下进行多元发展等问题。
查看更多+
2024-02-28

众名家谈新时代水彩画的传承与发展

策划/张婷婷【编者按】水彩画传入中国至今已有300余年的历史,而尤以近百年来“中国水彩”的发生与发展最具意义,成为现当代中国美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当今世界的水彩画坛里,中国水彩毫无疑问展现了自己的学术高度和鲜明的中国文化特色。特别是新时代以来,水彩画将艺术创作与本土现实结合起来,在主题上表现出关切现实的文化精神,在风格上透溢出变革创新的锋芒,并在技法和观念上涌现出多元的新视野、新观念和新形式,彰显了“中国水彩”的时代精神、文化内涵与多彩风貌。本期聚焦“新时代水彩画的传承与发展”,特邀请中国当代水...

2024-02-28

赵之谦走过的两条“路”

文/之江轩赵之谦是谁?在浙江美术馆专门为他举办了一场跨年大展“朗姿玉畅——赵之谦特展”之前,许多人都会有此一问。事实上,这位堪称“全能”的晚清浙籍艺术家,书、画、印无一不精,且都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一生追求经世致用、建功立业的赵之谦,始终郁郁不得志。可以说,“事与愿违”是他人生之路的写照。面对时世的离乱与命运的无常,他身入俗世、心在世外,一次次奋起,从苦难中寻求突围、寻觅诗意。今天,我们来看看他所走过的两条“路”。朗姿玉畅——赵之谦特展现场 图源:视觉中国一1829年,赵之谦出生在古城...

“别有狂言谢时望,但开风气不为师”。赵之谦的一生,并没有立下所谓的赫赫功绩,身后似乎也有一些寂寥。与其说他是一座让人难以翻越的高峰,不如说他是一汪清流激荡的泉眼,滋养着金石书画的艺术流变,也在当下激发更多人重新思考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历尽艰难乐境多”。也恰如有句话说,“如果事与愿违,请相信一切另有...
查看更多+